飛利浦、Cree、晶電等9大LED巨頭的精彩棋局

飛利浦出售Lumileds之後,下一步將如何謀劃新棋局?行業新方向在何方?

深耕三十年,一直在照明領域佔據很高市場份額的愛思強,面對放緩的發展勢頭,怎麼破?

CREE一直緊跟微笑曲線兩端,表現出色,但如今產業趨向成熟,以技術驅動取勝的時代不在,市場份額或將進一步壓縮,Cree的未來在哪裡?

面對來勢洶洶的三安光電帶來的龐大體量和殘酷的價格競爭,晶元光電是會考慮變賣資產還是另有高招?

收購申安集團,重新重組的飛樂音響,屢屢斬獲海外大單,接下來將如何通過資本槓桿撬動市場?能顛覆產業版圖?

飛利浦將lumiLEDs賣給中國財團,震驚業界;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卻暫時喊停,同樣引起高度關注,命運未卜的lumileds會認為提升產業價值的突破口會在哪裡?

被開發晶收購後的普瑞光電,如今又在關心什麼?

晶科曾憑晶片級倒裝焊技術奠定江湖地位,但隨著技術發展,產業趨於成熟,提升附加值的方向在哪兒?

作為中國市場LED和照明檢測設備領域內唯一上市公司,遠方光電又將如何更好地走向遠方?


在近日召開的某論壇上,這些在場的巨頭代表們,說出了他們難以開口的答案。

以下為對話內容,根據現場速記及錄音梳理:


飛利浦(中國)投資高級總監劉劍平:未來方向:(智慧化+整合化+資訊)x健康照明

我們跟行業裡大多數公司一樣都面臨非常大的挑戰,所以我們先把最寶貴的賣了,非常完美的產品才能吸引更多的投資。

從行業發展趨勢上看,我認為可簡單歸納為3I+1H。飛利浦非常聚焦創新、合作、服務以及整體方案的解決上,所以我們現在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這幾個方面。

從行業和技術發展角度來形容,第一個I是智慧化(Intelligent),按需給光,不多不少,需要就亮;第二個I是集成化(Integration),以前照明行業是相對獨立的小行業,原因是它以光源為中心,製成燈具,而光源就是核心的技術,它只需要建立在玻璃技術、材料技術和電極方面。然而。其它行業不是那麼容易的。但是現在(LED出現後)徹底改變了,有了晶片,大家(其它行業)的也可以涉及照明,所以,在我看來,光源及一些器具未來不一定只體現在燈具上,還可以集成在家具中、材料上、玻璃裡……十年以後照明行業到底是什麼樣子?其實可以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第三個I是信息化(Information),比如說飛利浦的智慧燈HUE,除了照明功能外,還可以編簡單程序,跟著音樂變色,可以提供一千六百多萬種顏色,或者以特定的顏色表達特定的來電顯示。即想要什麼光就有什麼光;H即健康照明(human health light),從人對光的需求角度看,以前的光只為照亮,後來關注環境、情感。現在要考慮健康,不管在工作還是生活中都有益於健康,這是對照明行業新的要求。

愛思強總裁兼CEOMartin Goetzeler:大轉型需新商業模式

目前照明市場發展勢頭有所放緩,形成這種局面的原因很複雜。我們對於不同的產品生命週期和發展週期,會有不同的看法和見解。我們公司已經有三十年的經驗了,在過去我們專注於照明、亮度、品質以及能效上,但發現在過去的五年裡面,慢慢都意識到了大轉型的趨勢,對我們來說轉型也不容易的,而現在最主要的是成本的削減,所以基於整個市場波動大,所以要先多考慮發掘新的商業模式,並且能夠依據市場變化,快速反應從而作出適當調整。如我們現在會重點解釋我們產品的可選擇性和組合化,如波長、激光、有機或者環保的LED,或者開各種的研討會去傳播這種知識,這樣才能很好地把握新材料、新工藝、新技術給我們帶來的市場契機,作為供應商,我覺得這應該作為發展重點。

晶元光電董事長李秉傑:時機還沒到,謀定而後動

面對如此龐大的中國晶片製造企業和殘酷的價格競爭,晶元怎麼應對?主持人把我們的機密都挖出來了。(笑)其實,在半導體產業,我覺得最終只有少數企業會留下來,一個健全的產業,只有一家或許也不是最好的選擇。

我們會採取什麼方式應對呢?事實上,當一個產業趨向成熟時,就需要採取不同的方式,這就進入到所謂的轉型問題,所以除了維持原有的規模,還要對轉型的另外一個市場或另外一個機會做很重要的思考。在公司的層面而言,會對現況持續多久進行評估,判斷碰到的問題主要來自於產業的競爭還是來自於供應鏈的擠壓,這個事情不同人有不同的考量點。而我們可能採取不同的策略,就有不同的思考,但是坦白說,這都不是定數,我們還沒有看出變化。

但是我們看得出,飛利浦已經開始做轉變,Cree也要面臨一些思考, Cree在過去的轉型或轉變中,看得很準,取得了成功。但現在到了一個成熟的階段,或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以技術為主,或以規模取勝,這時候即便是小眾的市場,也會決定步驟,cree下一步怎麼走,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主持人現在想套我的話,但是我也不敢回答,謝謝。(編者按:成功將尖銳問題拋給在場的Cree邵嘉平,機智如秉傑啊)

Cree中國區營業總經理兼技術總監邵嘉平:高端、高附加值戰略不動搖

李董成功地把問題拋給了我(笑)。可以跟大家分享的是,近期我們CEO在董事局年度報告中提到,Cree公司20年來,2005年之前算是1.0時代,2005年到2015年則是2.0時代,但不管是器件還是技術領先方面,Cree對自身的業務形態,都劃分定義得比較清楚,並且未來無論是淨利潤還是毛利率,我們都會堅持回歸到高附加值,高系統上。在過去的九年,確實看到有符合商業邏輯的技術市場共同來推動市場,各個細分市場在發展,對我們來說,目前我們也確實面臨一些挑戰,在追求性價比的這些點線面光源上,可能面臨一些壓力,但是,後端的高端、高附加值的市場仍然存在,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飛樂音響副總裁謝聖軍:設25億智慧城市產業發展基金,轉型集成商撬動市場

百年品牌飛樂,在併購申安集團之前,業績很一般,但是從去年年底重組後,迎來了一個全新的發展春天,屢屢斬獲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法國等海外大單。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不論從照明還是智慧照明角度,在整個大智慧城市裡,是不是有一種照明被慢慢邊緣化的感覺?我們有深切的感受。所以,今年6月,飛樂音響與建設銀行上海分行、華鑫證券合作發起設立上海飛樂智慧城市產業基金(有限合夥),產業基金規模達25億元,通過資本槓桿撬市場, PPP模式的實施等,轉型至智慧城市,以集成商的角色立市。我們正在實施的項目有湖南株洲的智慧燈桿(6億),德州市智慧城市(3.4億)等。

當然,近期,也有很多人說我們照明行業的寒冬來了,為什麼說寒冬來了?就我個人來看,可能是我們產品的技術更新換代沒有跟上。第二,是行業內這種風起云湧的競爭,導致我們相互搏殺,刀刀見血。比如現在有很多產品賠本也在賣。面對這種時局,不管國內市場是不是處於飽和期,飛樂都要走出去,這是為了傳承飛樂百年的夢想。

從今年來看,飛樂是成功的,未來在市場轉型方面,飛樂還會動作不斷。我也相信我們能把飛樂音響打造成一個國際化的上市企業。(編者按:現場有觀眾提問:[謝總要擴展,在座的飛利浦、cree、晶元、愛思強,請問你最想買哪一家?謝總回答:飛利浦,因為接觸最多。]倘若歐司朗在場,答案的揭曉是否更有趣?)

亮銳商貿有限公司(lumileds)亞洲區銷售總監周學軍:向感應、互聯進化

有很多話想說,但是不知道說什麼好(編者按:此情此景,意味深長啊)。提升LED產業價值的突破口在哪裡?這個問題蠻大的,因為這個產業鏈非常長,從上游到最後的LED燈具店,整個產業鏈要提升價值的話,環環相扣,最後能為最終產品的用戶創造什麼價值,這是最後的根本,我相信整個產業鏈所有的環節,都是在朝這個方向去努力提升。只有最終用戶認可價值才是真正的價值,從上游來講,過去幾年大家都是在拚命地提升光效,要去超越傳統的照明解決方案,這個部分已經沒有懸念和疑問了,現在更多的話題是在討論怎麼進一步提高光的品質。

而從器件的角度來說,怎麼進一步再幫助整個產業鏈降低成本,讓我們最終的產品更方便、更能夠讓我們最終的用戶去接受,是關鍵點。比如CSP,如何朝向最終產品的價值提升,怎麼進一步產生更高集合度的光引擎。另外,加入感應、互聯這種高度集成化的集成單元,這也是未來從產業中上游來說,提升價值的一些動作。這是我現在能想到的。

普瑞亞洲區高級副總裁文健華:(產品+產業鏈)X創新=提升價值

現在整個LED行業競爭也蠻厲害的,最重要是怎麼提高消費端的價值,從我的觀點來講有幾個方向,一是產品創新,二是產業鏈創新。早期普瑞製造晶片,以提高光效,來提高價值,但後來也不純粹是這部分了,普瑞又開始涉足光源。另外,普瑞早期採用的是代工模式,但現在我們也有一些併購。行業競爭不純粹上游公司跟上游公司競爭,下游公司跟下游公司競,而可能是產業鏈的競爭,所以現在的併購也在走向這個方向。

晶科電子總裁肖國偉:LED後海茲定律時代,要跳出產業看產業

最近一年多,企業怎麼發展,是特別考驗我的問題。倘若跑錯,一切就歸結為零了。我個人看LED後面的產業發展,如果還在侷限於LED產業裡面,可能很難找到答案,我認為真正的突破口是要跳出LED產業去看,你願不願意都必須要跳出來。

我原來是做積體電路的,做了十幾年後來轉到LED,如果LED是一個湖泊的話,積體電路就是一個大洋。在積體電路領域有「摩爾定律」,在LED領域也有一個「海茲定律」。而現在整個產業,積體電路處於後摩爾定律時代,LED產業處於後海茲定律時代。跟我們很接近的積體電路和半導體產業已經經歷了同樣的鎮痛和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年許多積體電路領域人員沒有想到,由於互聯網的發展,導致PC產業、晶片行業發生了巨大變化變化。僅僅在幾年以前,也沒有人意識到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又會對半導體製造業等行業帶來翻天覆地的影響,許多新產品湧現,許多舊產品被淘汰,但現在來看這就是產業發展的規律,所以看LED發展也要跳出LED來看,而這對LED從業者來說挑戰也越來越大。只懂LED,單一的技術或意見不能讓你的企業長治久安,基業常青,確實需要更多的專業人才和技術方向進入進來。

一個大規模產業的變化,我會認為產業跟市場就是一個互動,幾乎是一個孿生兄弟,相互之間會互相影響。喬布斯是做軟件的,但是他做了手機,而做搜索引擎的谷歌做了無人駕駛汽車。所以我覺得機會越來越多,會有更多的細分市場和細分應用產生。喬布斯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把產品的理念最終和技術結合得非常好,我相信後面傳感器技術、光控技術等等結合起來後,對大小公司來說都有提升附加值。

遠方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騰海:經濟放緩不是危機是機會

在LED增值方面,面對經濟放緩,我們首先把重點放在研發上。我們不斷提出更精確、更精準、更快的方法,來滿足任何產品的檢測,CSP也好,其它新應用產品也好,我們都順勢下了很大的工夫,做了很多的功課,來滿足應用的需求,以及產品的變革。

其次,我們也認為這種情形與其說是一個危機,其實是一個機會,我們認為遠方應該承擔更大的社會責任,上週我們參加了由中國國家自然院舉辦的TCPR,亞太區計量的負責人也來參與了,在這個方面,遠方是唯一受邀的私人企業,我們在氣侯、環保、節能方面,扮演著我們的角色,用更有效的方法、更準確的方法來提供測試的需求。所以經濟在放緩,我們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的同時,也扮演著更巨大的角色。(責編:Flora)



來源:新興產業戰略智庫

RSS RSS     print 列印     mail 分享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瀏覽人次:2971
【免責聲明】
1、「LEDinside」包含的內容和資訊是根據公開資料分析和演釋,該公開資料,屬可靠之來源搜集,但這些分析和資訊並未經獨立核實。本網站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在本網站的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任何在「LEDinside」上出現的資訊(包括但不限於公司資料、資訊、研究報告、產品價格等),力求但不保證資料的準確性,均只作為參考,您須對您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如有錯漏,請以各公司官方網站公佈為準。
【版權聲明】
「LEDinside」所刊原創內容之著作權屬於「LEDinside」網站所有,未經本站之同意或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制、轉載、散佈、引用、變更、播送或出版該內容之全部或局部,亦不得有其他任何違反本站著作權之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