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D產業洗牌潮 看中國與日本廠商如何求生存?

(本文作者:常心)

在全球LED行業不濟的大氣候下,中國部分中小型LED企業掙紮在倒閉的邊緣,惶惶不可終日。日本LED看起來更慘,連大型企業巨頭都好像危在旦夕。

去年10月,松下正式關閉了生產銷往日本的LED照明產品的印尼西爪哇工廠,將生產轉移回日本伊賀工廠;銷往東南亞和中國的LED照明產品的業務則轉移至印尼東爪哇工廠。東芝在去年7月曝出財報注水醜聞,陷入財務危機,百年王國一夜崩塌。在今年備受關注的「鴻夏戀」中,夏普也是虧損嚴重,2015財年前三季度淨虧損1083億日元(約合60億元人民幣)。

不過,仔細考究會發現,日本LED的倒閉簡直是「迴腸蕩氣」,日本LED倒了「魂」還在。

中國LED倒了散了,日本LED倒卻不散

在中國,LED企業倒閉的消息見於新聞報導,往往是老闆跑路失聯、員工拉橫幅討薪,很難把這些企業重新盤活。而日本LED正在努力創造著「倒卻不散」的奇蹟。

東芝是日本最大的半導體製造商,曾經於2014年7月宣佈計劃在2016年度結束前拿下白色LED全球10%市場佔有率。哪料到2015年遭遇財務危機,上述目標竟成「壯志未酬」。為了重整企業,迄今為止,東芝已將部分半導體業務出售給索尼,將全部醫療設備業務出售給佳能,將白色家電業務出售給中國美的集團。

東芝將在中國製造與銷售燈泡和照明器具的子公司出售給中國康佳集團,包括香港、福州2家子公司以及崑山子公司的部分業務。東芝保留了崑山子公司車載照明等商用照明部門。

更重要的是,東芝仍掌握著2012年從美國普瑞收購的硅襯底LED研發部門和技術專利。還有,東芝照明事業子公司Toshiba Litec仍在積極進行LED照明事業發展規劃,以號稱業界最省電的Tenqoo系列為重點,搶攻東京奧運換燈商機。

東芝和松下LED事業並沒有灰飛煙滅。目前日本住宅用LED照明最受注目的新品,是東芝和松下的天花板燈,東芝以藍色、白色、燈泡色的3色LED芯片模擬清晨、正午到黃昏的天色,松下則主打適合閱讀的色溫與照度。

松下是當前日本國內照明市場佔有率最高的企業,去年12月,松下在日本發佈和推廣LED路燈Luminascape系列,鎖定廣場、人行道、公園、商業大樓與車展等場所推銷。

夏普對LED事業的執著讓人感動。去年7月,在夏普公司總部面臨變賣的危險情況下,夏普仍斥資打造日本國內首個城市太陽能LED照明手機充電站,以供來日本的國際遊客免費使用。不久前,夏普宣佈計劃今年下半年將LED照明植物工廠草莓種植設備輸出至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目標為年營收20億—30億日元。

中國LED大舉外擴,日本LED深挖國內

去年,在「產能過剩」的呼喊聲中,中國LED企業吹響了向世界全面進軍的號角。這是中國LED民族品牌尋求世界地位的大好事。不過事實上,作為泱泱大國的中國,目前LED照明滲透率只有20%—30%。在《「中國製造2025」重點領域技術路線圖》中,2020年通用照明的滲透率目標是60%,2025年目標是80%。

作為彈丸之地的日本,2015年LED照明滲透率高達60%—70%,居世界第一位,然而仍不滿足,不認為「產能過剩」。日本住宅市場已有約90%採用LED照明,公共空間LED照明普及率遠不及住宅。

日本照明工業會(JLMA)在2014年訂下的目標是,2020年要達到住宅照明100%為LED照明,公共建築照明LED化比例超過50%;公共場所照明產品因有使用年限規定,汰換較慢,因此要到2030年才全面LED化。

去年11月,日本政府提出將上述計劃時間提前至2020年公共場所全數更換為LED照明,除了LED燈、OLED燈等新世代節能照明設備外,白熾燈與日光燈都將禁止在日本生產或輸入日本。

另有消息稱,作為日本2020年東京奧運宣傳的一環,日本政府希望到2018年LED照明普及率能逼近100%,鼓勵公家單位及企業盡快更換LED照明。

日本公共空間LED照明普及率遠不到目標,因此,日本照明市場以戶外大空間照明需求為主,這成為日本LED企業瞄準的商機。2020年東京奧運的相關建設案將陸續開標,相關設施的照明系統訂單也將紛至沓來。

日本LED企業在2016年,將以受奧運及消費稅增稅雙重激勵的日本市場為中心,積極發展LED照明業務。包括松下、東芝、三菱、日立、日本電氣、岩崎電氣在內的一大批日本LED企業正在摩拳擦掌,蓄勢待發。

中國LED結盟金融,日本LED結盟高校

2016年開年至今4個月時間,已有勤上光電、三安光電、鴻利光電、雷士照明等多家LED企業籌建金融投資基金。這些基金無一不是以整合與延伸產業鏈為目標,或為產能擴張而融資,或為企業尋找合適的併購標的。

日本LED則熱衷於與高校結盟。其中一個典型領域是UVLED。日本企業在LED光源市場上價格不敵中國,於是轉向UVLED,比較有建樹的企業有日機裝、德山等。

日機裝與日本名城大學有深度合作關係,以共同研究的形式接受201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赤崎勇和天野浩的指導。德山與東京農工大學組成了聯合研究小組,又與日本信息通信研究機構共同攻克科研項目。

在LED照明植物工廠領域,日本產學合作的典例有大阪府立大學植物工廠和日本千葉大學未來公司植物工廠。大阪府立大學植物工廠被認為是目前世界最先進的完全人工光控制型的植物工廠,是最新型植物生產的樣板,也是全球植物工廠研究和培訓中心。

在大阪府立大學的支援下,夏普打造出能夠免於氣候和病菌因素左右的貨櫃植物工廠。千葉大學在植物工廠技術研發方面也走在前列,原校長古在豐樹是日本乃至世界植物工廠技術裝備及產業發展的奠基人。

在OLED領域,日本產學合作的典例是日本OLED技術新創企業Kyulux與日本九州大學的合作。今年2月,Kyulux表示,其所取得的由九州大學研發的第三代OLED核心技術TADF專利授權預計在2018年商用化。

TADF全稱為「熱活性型延遲螢光」,是九州大學於2012年成功研發的新材料,優勢是發光效率高、低成本、高精細度的色度與亮度,在戶外也可清晰顯示影像內容。

中國LED吃成胖子,日本LED緊扼咽喉

中國LED企業一直渴望「強大」,不過,「大」比「強」更直觀,所以,中國LED企業追求產能擴張和併購成為理所當然。產能擴張和併購都是為了達到規模化。誠然,規模化可以通過微利聚少成多而將微小的利潤放大到極致;並且,LED企業形成一定的規模,抗風險能力可能增強。追求產能擴張的另一個動機是獲得政府相關補貼金。

對於「強大」,日本LED更看重「強」,突出表現是研發核心技術並進行專利佈局,緊扼中國LED發展的咽喉。在世界LED發展史上佔儘先機的日亞化學,早年研發出一系列材料、結構、封裝和應用的LED專利,尤其是白光LED專利造成了中國LED發展的障礙。

業界經常自我安慰地認為日亞化學的專利將陸續到期,事實上日亞化學不斷對多項專利拓展適用範圍和延續有效期,同時繼續積極開發新材料、新技術、新產品,並佈局新的核心專利。不久前還傳出日亞化學將專利侵權訴訟延伸至供應商與終端產品。

雖然日本LED也會對中國LED授權專利,比如豐田合成近兩年頻頻對中國LED企業授權專利,但那只是把價值大幅下降的一些專利拿出來換錢,日本LED始終掌握著核心技術專利和新技術領域的專利。

結論:以核心技術為「魂」的LED企業,即使遭遇挫折,也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規模和資本只是LED企業的「形」,核心技術才是LED企業的「神」與「魂」。依賴資本的LED企業,如果錢斷了,企業就沒了;倚重核心技術的LED企業,一步一個腳印,早晚會壯大。

面對困境,日本LED一如既往地把精力集中到技術層面。正是對核心技術的飢渴式追求,日本LED選擇了與高校、科研機構結盟的產學研合作模式。正是有著核心技術的堅實基礎和研發能力,日本LED才有了「倒卻不散」的可能,才能夠深挖國內市場,大幅提高LED照明的滲透率,並開發UVLED、OLED、植物照明、汽車照明等新領域。

面對困境,中國LED選擇了產能擴張和併購的路徑,為此尋求金融的魔力。中國LED希望通過收購國際LED巨頭的業務來拓展海外渠道,成就世界級的企業。這確實是一個充滿憧憬的想法。2013年三安光電收購美國Luminus便是這個想法的第一次嘗試。當時中國LED彷彿看到了世界的曙光。然而,兩年過去了,效果遠不及預期。

中國LED對核心技術的缺失,將導致中國LED總是落後於強國一拍。當中國對LED傳統領域進行世界式佔領而沾沾自喜的時候,歐美和日韓已在LED創新領域提前佈局。中國LED產能擴張和併購也許有作用,但應當歸結到核心技術的掌握。中國LED收購國際LED巨頭的業務,站到巨人的肩膀上,也許挺好,但最後可能會發現,終究需要自己成長為巨人。

RSS RSS     print 列印     mail 分享     announcements 線上投稿        
瀏覽人次:3370
【免責聲明】
1、「LEDinside」包含的內容和資訊是根據公開資料分析和演釋,該公開資料,屬可靠之來源搜集,但這些分析和資訊並未經獨立核實。本網站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在本網站的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2、任何在「LEDinside」上出現的資訊(包括但不限於公司資料、資訊、研究報告、產品價格等),力求但不保證資料的準確性,均只作為參考,您須對您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如有錯漏,請以各公司官方網站公佈為準。
【版權聲明】
「LEDinside」所刊原創內容之著作權屬於「LEDinside」網站所有,未經本站之同意或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制、轉載、散佈、引用、變更、播送或出版該內容之全部或局部,亦不得有其他任何違反本站著作權之行為。